? 刑警队长“双规”出逃之后_学术参考网 亚博体育官网下载最奢华的游戏平台,yabovip39.com指定网站,亚博国际入口
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

热门搜索

刑警队长“双规”出逃之后

发布时间:2019-03-07 09:51

  2011年明,河南潢川县一家咖啡馆内。阳晓东每说几句话,就习惯性地抬头,眼光扫向四周。“这是那些(逃亡)日子里养成的习惯。”他说。


  作为前刑警大队长,他有着近乎奇特的经历:近三年以前,因为实名举报顶头上司、县公安局副局长,他被信阳市纪委“双规”,却从被看管的宾馆脱身,逃亡途中上网发帖写下《一个刑警队长的逃亡日记》,一时被网友热捧为“最牛刑警队长”,点击量高达千万人次,引发媒体围观和高层重视。


  此后,河南省纪委介入,阳在深圳归案,从公众眼中消失。阳晓东


  3年后,本刊记者在潢川县寻访到了阳晓东,第一次了解到阳晓东归案后的经历、案件下文,以及面对面听阳讲述当初被“双规”的个中细节。


  这是大陆曾被“双规”官员首度直面媒体。而阳晓东在“双规”中脱逃给当地官场带来的震动及其本人的“软着陆”,省纪委介入后对阳的再度“破格双规”及着眼全局的结案手法,亦足发人深省。


  “完美软着陆”


  阳春三月,一个周日的上午,51岁的阳晓东又背上电脑跑了十公里。


  长跑从三年前的逃亡开始。背上电脑便于上网发帖,是那次逃亡经历的要领。


  长跑结束后,阳晓东沿着航空路漫步,500米的距离,有三拨人向他打招呼,寒暄均未超过三句话。


  在有28万城区人口的潢川,干了20多年警察的阳晓东熟人众多,但如今鲜有来往。


  2008年11月11日,阳晓东在经历了市纪委“双规”、1个多月的逃亡和省纪委两个月的“破格双规”后回到了潢川。河南省纪委在对阳的调查结束后,给出“留党察看一年”的决定。此后潢川县对阳的职务安排一波三折。


  起先,潢川县的主要领导曾建议阳调任行政执法局任常务副局长,待老局长退休后将其扶正,遭多数官员否决,阳本人更是坚持“我的特长是侦破”。阳晓东和熟人打招呼。


  2009年5月,潢川县纪委终于下达了对阳晓东的处理决定――撤销刑警大队长职务,调离公安队伍。该决定基于四条理由:一、“双规”期间逃跑;二、办公室内存放大量子弹,危及公共安全;三、任职刑警大队长期间有犯人从办公室脱逃,负领导责任;四、曾同黑社会头目一起吃饭,涉嫌包庇。


  上述理由中的后三条,正是当初阳晓东被市纪委“双规”的理由。此后阳晓东接到了前往人防办上班的通知,但拒绝在调令上签字,而是提交了一份提前退休的申请,未获批准。


  此后,阳在潢川似乎凭空消失,行踪少有人知。从2009年调令下达至今,阳未踏进过人防办大门一步。以至于潢川县人防办的工作人员表示:“阳晓东跟我们没关系,他还是公安局的人。”


  而潢川县公安局的答复是:阳的调令已下,不管有没有去上班,他就是人防办的人。


  戏剧性的是,阳每月2400元左右的工资,依然由潢川县公安局发放,但其看病的医保,公安局却拒绝签字报销。


  “想去新加坡看儿子,他们都不让出境。”阳晓东苦笑称,自己仍在“享受”“双规”的尾巴效应。


  重获自由之初,阳晓东在警界的一些老领导和部下纷纷表示为其接风压惊,日程排得满满的。可最终,日子一天天过去,要请客的人全部爽约,“原因是有人打招呼”。


  “我理解,大家都明白的一个词叫政治前途,好像跟我在一起就没了政治前途。”出于这层考虑,阳主动退掉了在公安局的房子。


  阳晓东的战友,在潢川县第一运输公司任经理的姚松介绍,阳最近一直在武汉和别人合伙包工程运土方,


  《凤凰周刊》记者在潢川接触到的官员们提起阳晓东,第一反应是将声音压到最低:“怎么会问起他?”第二句话是:“这个人太敏感了!”


  但谈到阳晓东的现状,他们多半表示,这样的结局已算完美。“毕竟他被两次‘双规’过,还是在‘双规’中脱逃被抓的,又上网造成了全国性的影响,让潢川一直到中央都很被动,很少人料到他会有‘善终’!”一位政府系统官员说。


  但在阳晓东心中,这样的结果却是他极不愿意接受的。至今,他仍将自己视作“孤军奋战”,一再试图向上反映对其的处理不公和案件查处不力。


  在潢川,他觉得自己长期处于监视之中。背电脑长跑之外,他坚持冬泳。在每月与在新加坡工作的儿子三分钟通话中,他唯一的嘱咐是要其“锻炼身体”。


  举报者被“双规”


  接到市纪委“留党察看一年”的处分决定后,阳晓东曾就“四宗罪”逐一辩解:


  其一,自己是举报人,市纪委对其采取“双规”违法在先,不逃跑有被灭口的危险;在“双规”中出逃并未触犯刑法。


  其,作为一个刑警队长,将配发给自己未用完的子弹放在办公室内,并无不妥。


  其三,该名嫌疑人是自己亲手抓获,带回后交给手下警员在办公室看守,嫌疑人趁警员熟睡逃跑,已担责完毕。


  其四,在闹市区持枪杀人的黑社会老大李青海亦是自己亲手抓获,同李一起吃饭,是因为侦查前期取证的需要。


  而在《逃亡日记》中,阳晓东认定自己被“双规”的真正原因,是对其直接上级、前潢川县公安局副局长邬晓辉的举报。


  阳晓东和邬晓辉之间的恩怨在潢川流传诸多版本,阳晓东自1994年任潢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,2000年起任大队长。邬比阳小三岁,从派出所长一直干到公安局副局长,2006年4月起分管刑侦。二人交恶发生在邬分管刑侦之后。通常情况下,中国各地公安局的“打黑”均由刑警负责,在市局刑警支队下设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,县局刑警大队下设有组织犯罪侦查中队。但邬晓辉打破常规,在刑警大队之外成立了“打黑队”,阳晓东带领的刑警大队明显被边缘化。


  有关二人竞争副局长而生罅隙的传闻,则被阳晓东否认。


  到了2007年6月,阳晓东因嫌疑人脱逃事件停职三个月,期满后虽保留刑警队长职务,却被安排到政治处上班,赋闲近一年时间。


  阳晓东认为,他不能重返刑警队是邬晓辉在作祟,遂展开对邬的举报。但未料到被“双规”的会是自己。


  阳晓东称,举报之前,他曾找过很多老领导和政府官员,咨询会不会被打击报复,权衡再三才决定实名举报。


  2008年3月开始,阳把两篇题为《警徽下的罪恶》、《一个全国先进公安局的蜕变》举报信邮寄给了河南省和信阳市两级纪检部门和党政领导,前者举报副局长邬晓辉“以打黑名义创收”,后者揭发潢川县公安局“虚报破案、伪造命案欺骗国家财政经费”。知情人士认为,阳晓东的举报涉及面太广,使他陷入孤立。


  省市领导批示陆续转到信阳,信阳市公安局纪委组成调查组奔赴潢川,阳对此抱有很大希望。


  不料,针对其举报的调查半途而废。7月25日夜11时,阳晓东去公安局谈话,被在场武警控制,信阳市纪委的一位副书记宣布对阳实施“双规”。阳提出不合程序,根据他多年配合纪委办案的了解,“双规”之前须经过一到三次谈话。阳晓东还对该副书记提出,自己是举报人,“双规”属于打击报复。


  三个小时后,阳被武警押解到了信阳市银杏花园酒店一楼的116房间,开始了他人生的转折。


  “双规”之秘


  位于信阳市南部山区的银杏花园酒店,酒店的玻璃大门悬挂着“此楼已包,谢绝入住”的牌子,为信阳市纪委的一个“双规”地点。


  阳随身的所有物品,包括皮带全被搜去。负责看守阳的武警三人一班,每六小时一换班。窗户被不锈钢管封死,武警都不跟阳讲话,坐在床上打扑克。


  卫生间没有洗漱用具,没有开水,整个屋里只有一个15瓦的台灯,窗帘紧拉,“白天与黑夜很难分辨。开饭时间也不固定,饭都是从门缝里传进来的。”


  阳晓东能做的是看书,他看了三本书,一本《刑法》,一本《中国共产党党章》,一本《中国共产党纪检条例》。阳晓东说他翻遍《中国共产党纪检条例》,始终找不到自己被“双规”的依据。他开始胡思乱想,整夜失眠。


  在《一个刑警队长的逃亡日记》中,阳写下了这样一段:


  “我决定今天逃离此地,逃离这非法囚禁之地。凌晨六时许,武警按时换岗了,转晴的天已经从窗帘上透出光来,换岗的三个武警分别在窗前、床前、门前的椅子上打瞌睡……我通过攀越打开的衣柜作支撑从武警的头上跃过轻轻落在门前……我逃出来了。”


  这部在网上逐日发表的日记真伪,曾引起相当大的争议。


  三年之后阳晓东告诉本刊记者,“日记中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,都是有据可查的。省纪委见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默写日记,我告诉他们,别让我默写,原稿就放在某处,拿过来看就是。”


  阳在深山翻越40个小时后,遇到一对老年夫妇,好心的山民把阳让进家里喝水,出门后碰到其子,借给阳200元钱,阳拿着这笔路费,先到安徽,然后赴上海找一位警察朋友。


  通过朋友,阳知道了自己已被信阳市公安局网上通缉。阳的朋友准备了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、身份证和汽车供其逃亡,被阳晓东拒绝了,“怕牵连朋友”。此后阳深夜返回潢川县公安局,取出了自己的钱包和证件。


  阳为自己计划了两个去处,一个是北京,去找中纪委和全国人大上访。因担心行踪暴露放弃。


  另一去向是南下深圳,阳的妹妹和弟弟都在深圳做生意。在深圳,阳见到了自己一位从事媒体工作的同乡,同乡建议他在网上发帖。于是阳开始先在稿纸上书写自己的逃亡日记,然后用弟弟的身份证往返不同网吧发帖,造成逃亡中沿途发布日记的效果。阳晓东在互联网上发布的逃亡日记共计22篇,后来能够搜索到的只有12篇,但足以吸引网民眼球。


  阳晓东最初的设想是,如网帖未能引起重视,就逃亡到香港。彼时,他手里有一本港澳通行证,除了照片其他身份信息皆为他人。


  阳每天都关注网络的反应,注意到大陆媒体开始铺天盖地报道此事。在信阳官方媒体发布新闻通稿后,阳晓东第一时间在网上进行批驳,引发更大关注。诸多媒体奔赴河南,欲寻找阳晓东踪迹而不得。“双规”制度本身也成为网络讨论中的一个话题。


  9月9日,阳晓东得知河南省纪委介入,认为时机成熟,故意卖出破绽。河南的公安在深圳同行的配合下,在深圳龙岗的一家网吧内找到了阳晓东。9月12日,阳被戴上手铐押上一辆从深圳开往西安的火车。


  押解者包下了整节的卧铺车厢,除了七八个持枪警卫的武警,还有信阳市公安局的一些抓捕者。


  阳晓东的逃亡之路画上了句号。


  党纪处分


  2008年明13日早上,火车驶进信阳站。阳晓东看到了整整一个排的武警(36人)已在车下集结。刑侦支队一位技术员拿摄像机拍摄这一场景,“我知道他拍这个东西是做宣传用的。”


  阳被带到火车站外一辆停靠的依维柯上,河南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宣布:“现在省纪委接管此案,信阳方面的人全部下车。”


  依维柯最终开往了省会郑州下设的新郑市,这里有一个省纪委的宣教中心,实为“双规”基地。在这里被“双规”的官员级别较高,一般为市委书记和厅局领导,正科级的阳晓东属于“破格双规”。


  到宣教中心的第二天是中秋节,虽不能和家人团聚,但阳晓东彻底安心了。他从办案人员处知道,至少有两位高层领导看到了他的“逃亡日记”,并做了批示。


  阳被安排住进了一间向阳的豪华套间,内有一张双人床,床边是一扇宽大的落地窗,窗外是草坪、花坛。房间内有空调电视,24小时热水,每天都送水果,吃饭是自助餐,每餐标准30元,平时想吃什么可以打电话送进房间。


  入住这样的房间,每天的房费是678元。“这笔钱肯定信阳出了。”


  在这里,看守阳晓东的有两个人,都是从商丘永城市公安局调来的防暴警察,但他们并不进房间,平时都在门外看守。


  和普通宾馆唯一不同的是,落地窗上也被不锈钢封死,门锁经过了处理,在里边无法打开,从外边才能开门。


  这种“双规”环境下,阳表现十分积极,他在里边写下了大量的揭发材料,比之前的两份举报信更为细致,冀望引起重视。但省纪委调查组同阳晓东接触的时间不多,“一共三四次,最长一次大概两个多小时。”


  2008年11月11日,省纪委结束了对阳的“双规”,他得以重返潢川与家人团聚。


  在后来对阳的处理中,如何对阳的逃跑行为定性颇费斟酌。本刊记者接触到的潢川县纪委一位官员坦承,“双规”作为一种党内纪检手段,所拥有的权威毋容置疑,但法律上并未规定“双规”期间逃跑如何处罚。而从监狱和看守所、或者哪怕是公安局办公室逃跑都有明确的规定,要加重刑罚。针对“双规”中脱逃的情形,仍然只能在党纪范围内处分。


  基于这种原因,河南省纪委对阳晓东做出了“留党察看一年”的处分,而之前信阳市对其“双规”的案由则被撤销。


  意外结局


  阳晓东被“双规”和脱逃,引发了潢川公安系统的一系列人事地震。


  2008年7月31日,阳晓东逃跑的前日,时任潢川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的润道宏被调离潢川,任商城县副县长,分管工业和民营经济,不再涉足公安管理。


  同一时间,潢川县政法委书记孙克锋也被调往信阳市市委机关党委任副书记。


  阳晓东离开公安局之后,邬晓辉也被调离了公安队伍,前往司法局任副局长。


  阳晓东举报的案件,在省纪委的介入下,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推进。2008年10月,阳在新郑被二度“双规”期间,河南省纪委派驻潢川的工作组查封了县交警大队的账务,扣押了会计魏松林4个笔记本。


  涉案上千万元的交警队窝案由此爆发。蹊跷的是,和阳晓东的《逃亡日记》类似,魏的4本“行贿日记”更被人公布在互联网上,再度引爆舆论。魏松林交代,交警队小金库的数百万资金被领导以签字费、协调费、招待费、特支费等名义行贿了当地相关官员,其中尚含7万余元的“小姐费”。


  “行贿日记”披露的名单,几乎覆盖了潢川县整个官场,当地多位领导的名字赫然在目,一时人人自危。


  2009年12月,魏松林以贪污挪用公务款195万元的罪名获刑18年,其余涉案官员均未受处理,根基摇动的潢川县官场始报平安。


  阳晓东说,在他的举报中,重点提及的就有交警队小金库问题。


  “魏松林罪有应得,但实际上,魏在很大层面上是替罪羊。”


  本刊记者采访中,潢川县官方否认魏案源于阳晓东的举报。


  潢川县纪委官员称,当初沸沸扬扬的阳晓东事件已尘埃落定,经过调查,没有发现阳晓东和邬晓辉存在严重不法,“二人得以保住饭碗,结局堪称妥善。”


  但阳晓东对这一结果并不满意。他分析,自己未被送进监狱的原因有二:一,没有硬性的证据证明他确实犯罪;二,如果他够罪,被举报者比其罪更大。


  “省纪委可能是从更高的眼光来看这个事件,以稳定的观点来处理问题。”对于自己举报的相关内容未经全面调查,“行贿日记”曝光的众多官员获保过关,阳晓东感到遗憾。


  调离公安系统的邬晓辉,和阳晓东一样很少在潢川出现。阳晓东称,他和邬晓辉遇见过三次,阳咄咄逼人,而邬刻意回避。本刊记者通过各种渠道尝试与邬接触,均告失败。


  在河南警界,阳晓东并非“双规”期间逃脱的第一人。2004年4月,因“小金库”问题,洛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党委委员张建岳被省纪委“双规”,而此事与张建岳所属专案组正在查处的公安部督盗墓大案“12?10”专案密切相关(详见本刊本期报道《洛阳当代盗墓传奇》)。张建岳在被“双规”3天后逃脱,至北京公安部避难。由于情形蹊跷,他的逃脱此后并未受到严厉惩处。


  张建岳和阳晓东都表示,作为党内惩治腐败的一种严厉手段,“双规”本来拥有不可置疑的权威,他们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挑战这种权威。但实际中,他们遭遇的“双规”都沾染了打击报复的嫌疑,使得他们在失去自由的困境下“铤而走险”。所幸由于高层的介入,阳、张获得“善终”。


  2011年清明,阳晓东给父亲扫墓,坟前墓碑在阳被“双规”期间遭人砸毁。回顾几年来的跌宕遭际,阳晓东打算为《逃亡日记》撰写续篇,题名为《春祭》。作者:杨桐,本文来自《中国刑警学院学报》杂志

千里马亚博体育官网下载最奢华的游戏平台--任意三数字加yabo.com直达官网网:http://www.lw881.com/gl/xz/225874.html

上一篇:改善公证执业环境 提升公证公信力

下一篇:中国公共行政发展取向

相关标签: